全國婦女國事會議-性別政策綱領草案:前言

Posted 本訊息於 十一月 25th, 2010 由 gsi 發佈。     Comments 目前沒有留言
十一月
25

全國婦女國事會議將於100年3月八號召開,將是性別研究的一大進程,對於性別跨領域研究將有突破性的發展,本文為會議的性別綱草案八篇中的一篇。連結如下,http://www.women100.org.tw/main_page.aspx?PARENT_ID=35

前言-邁向共治、共享、共贏的永續社會
國際接軌 全球同步

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,為保障全球婦女基本權利、爭取婦女參與發展機會、促進世界和平,達成性別平等目標,聯合國先後召開四次重要的世界婦女大會,以及一次特別會議。從歷次會議所討論的議題、所達成的共識、以及後續所提出的行動方案中,不難發現婦女人權的思潮隨著時代在變化,婦女議題的範圍也隨著發展的腳步在擴充,婦權運動的策略更隨著性別平等的進程在調整。

1985年第三次世界婦女大會,提出奈洛比前瞻策略,對未來婦女運動的藍圖規劃出新方向,解決問題的策略從改善個人條件導向,調整為改變整體結構導向,也讓婦女議題成為人類發展的重要議題。這些接續不斷的努力,全球婦女固然在各方面的條件及擁有的資源上都有相當程度的提昇,但各國仍存在著兩性不平等最基本的結構性問題,那就是世界上絕大部分影響人們生活的決策還是由男性所主導,幾乎完全缺乏女性觀點及女性經驗。於是,如何增進女性參與決策的能力,並讓各項重要決策過程中能多一些以女性價值為主體的政策輸出,就成為1995年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的核心思維。

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的貢獻,在於它成就了一個全新的全球性承諾,企圖運用性別主流化策略,將婦女的觀點、議題與權利融合在社會各面向、各階層、各領域。這樣的轉變也代表了對婦女權益的再認識,不但肯定婦女議題是人權議題,而且推動性別主流化工作更是全球當前的重要課題,因為最終受益者將是全體人類,而不只有女性而已。除此之外,此次大會還展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參與式民主典範。從世界各地齊聚了有史以來最多的非政府組織代表,讓這些非政府組織實際參與了行動綱領的討論與制定,並成為各國政府在往後實踐他們承諾時的有力監督者。

回顧這段歷史進程,無論從婦運的軌跡,或是從發展的軌跡來看,在在顯示出兩項無可逆轉的事實:一是人類的未來已不再由單一性別來主導,而是一個性別平等參與、共治共決的社會;另一則是經濟發展的果實要能為全人類所共享,而社會發展的目標是在維持一個萬物共生的永續環境。整體而言,這是一個從立法保障婦女權利,到促使女性有效行使權利的過程;也是一個從聚焦於婦女議題到聚焦於性別議題的過程;亦是一個性別議題從邊陲到主流的過程;更是一個從鼓勵女性參與,到追求典範轉移的過程。

台灣經驗 迎頭趕上

回顧我國婦權的發展歷程,由於受到國內外政治環境因素的影響,全球婦女團體歷經超過一甲子時光所累積的成就,我國幾乎是僅僅用了三分之一的時間迎頭趕上。審視國際間第二波婦運的主要策略,大致以二個方式相輔並行︰喚醒女性自覺(consciousness raising) 和促使體制改造。與世界各國相比,台灣的婦運很早就走制度化的路線,領先大部分國家。70年代初始,我國逐漸被摒除於國際社會活動之外,加上國內政治體制與環境的限制,婦權運動難以產生動能。90年代開始,伴隨著國內政治民主化、網路資訊普及化、以及性別平等意識的成長,大量法案與政策措施在這段期間通過與運行,加速了台灣婦女權益的進程,也帶動了性別主流化的推動。

綜觀我國婦女權益在各領域的發展,有幾個重要里程碑:1947年制憲賦予女性投票權;1991年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增訂宣示保障婦女人格尊嚴、人身安全,並宣示將消除性別歧視,促進兩性實質平等;2005年修憲,立法委員選舉制度改為「單一選區兩票制」,並將政黨推薦當選名單中,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的制度保障入憲。婦女參政權利的入憲,讓女性在國會的影響力增加,雖然國會總席次數減半,但女性席次比例則逆向上升,由1998年之19.1%成長至2008年的30%以上。「地方制度法」亦早於1999年明定地方議會四分之一婦女保障名額,讓女性參政及當選率得以增加。

從1991年憲法增修條文以來,我國共訂定十多個改善婦女處境有關的法案,使婦女在人身安全、就業經濟、教育文化、福利脫貧、健康醫療等各領域有進一步保障。尤其2007年將民法親屬篇第1059條子女從父姓之規定,改為得由夫妻雙方以書面約定,此種打破傳統父系姓氏的規定,也是兩性平權的一大突破。而考試院在2006年至2007年間,對於促進性別平等的政策,檢討「取消性別限制」的規定,對於調查人員、海岸巡防人員及國家安全人員特考,或司法特考的管理員類別,加強協調用人機關改善工作環境,使法務部調查局於2006年起,取消分定男女錄取名額之規定,對於營造公平就業環境亦邁開一大步。

在政策方面,行政院1997年設置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(以下簡稱婦權會),1999年成立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(以下簡稱基金會),自此,我國攸關婦女權益的政策主要由該委員會協調各部會加以推動,並透過基金會政策溝通平台擴大民間意見的參與。2000年婦權會提出「跨世紀婦女政策藍圖」、2004年通過「婦女政策綱領」,做為國家婦女權益政策發展的總方針。2005年婦權會進一步促成各部會訂定「性別主流化實施計畫」,並要求中央各級委員會要符合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三分之一原則,目前已有九成委員會均符合該原則,這是我國邁向多元治理的一大進程。

在中央部會積極推動「性別主流化」政策下,行政院主計處完成「性別統計」建置,並研議「性別預算」編列及績效評估流程;人事行政局對於「性別意識培力」舉辦各種在職訓練課程、並積極促進中央各部會所屬委員會性別比例改善;研考會更研擬了「性別影響評估」,將行政院重大計畫或政策納入性別觀點,建立各種指標及管考機制,使性別議題融入經濟、財稅或公共建設等傳統上陽剛且欠缺人性化的領域,讓政策更具性別正義及弱勢關懷。當然,在每一次的法規與政策的推動改革上,也許無法立即改變社會文化及行政體系中既有的性別刻板印象,但是在國家體制逐漸將「性別影響評估」落實在法規與政策研議的過程中,將政府資源做最有效率且公平的配置,是國家邁向實質性別平等的一大創舉!

性別平等 永續發展

聯合國在2010年7月1日宣佈整併原有的四個婦女相關單位,成立一個更高決策層級的整合性單位「UN Women」,以強化各項婦女權益與性別平等的推動。而我國因應行政院組織法修正通過,行政院在2012年亦將於院內設置專責「性別平等處」,以處理婦女權益與性別平等事務。值此之際,我國如何配合國際潮流,在既有的基礎上繼續往前走,調整中央與地方在性別平等推動上的步調,及強化政府與民間在婦女權益及性別平權工作上的夥伴關係,和促進國內外婦女組織的緊密聯繫等,都需要更具前瞻的規劃與策略。切盼此一政策綱領的提出,能持續打開性別視野,促進台灣社會邁向更多元、包容、豐富的永續社會,開創我國在婦女權益與性別平權的黃金時期。

基本理念
性別平等是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。
提昇婦女權益是促進性別平等的首要任務。
性別主流化是落實施政以人為本的最佳策略。
實踐參與式民主是促進性別平等的具體指標。
混合式經濟體制是婦女經濟安全的最佳屏障。
性別觀點的人口政策是健全社會發展的基礎。
具性別意識的教育媒體政策是建構性別平等社會的磐石。
消除性別歧視與性別暴力是捍衛人身安全的重要關鍵。
性別友善及身心並重是推動全方位健康政策的目標。
女性關懷融入環保與科技是對永續社會的承諾。

政策內涵
以下就各領域落實前述基本理念所應採取的政策內涵分述之:

在權力、決策與影響力方面:
1. 權力的平等:縮小職位上的性別差距
2. 決策的平等:降低參與上的性別區隔
3. 影響力的平等:使決策具備性別敏感度
4. 引領亞洲,接軌國際

在就業、經濟與福利方面:
1. 平衡兩性工作與家庭責任
2. 落實尊嚴及平等勞動價值
3. 結合脫貧與福利政策思維
4. 建構創業與發展經濟環境

在人口、婚姻與家庭方面:
1. 正視人口結構的失衡,建立務實的因應對策
2. 落實性別正義,提倡性別觀點的人口政策
3. 提倡平價化及公共化的托育政策,減輕育兒負擔
4. 建立完整的兒童教育與照顧服務體系,提供兒童安全的成長環境
5. 破除性別歧視,促進婚姻制度中的性別平權
6. 尊重多元差異,打造婚姻移民的友善環境
7. 正視多元化的家庭型態,建構全人的家庭照顧機制

在教育、文化與媒體方面:
1. 遵循性別平等教育白皮書之規劃,切實落實性平法
2. 媒體相關法律與媒體自律、公民團體與學界對媒體進行他律
3. 建立性別弱勢者在公共領域中的可見性和主體性
4. 消除文化禮俗儀典的性別歧視

在人身安全與司法方面:
1. 消除對婦女的暴力行為與歧視
2. 消除任何形式之人口販運
3. 建構安全的生活空間
4. 建立具性別意識之司法環境

在健康、醫療與照顧方面:
1. 制定具性別意識與健康公平之政策
2. 將性別分析與性別平等議題納入提供健康照護體系的主流
3. 消弭性別角色規範對身心健康的影響
4. 提升健康/醫療/照顧過程中之自主性

在環境、能源與科技方面:
1. 環境、能源與科技等領域不再有性別隔離的現象
2. 不同性別與弱勢處境者的基本需求均可獲得滿足
3. 女性與弱勢的多元價值與知識得以成為主流或改變主流
4. 結合民間力量,提高治理效能

訪客留言